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资讯

冯巩徒弟爆料冯巩(冯巩2023年北京卫视春晚小品)

户口问题依旧是他的心头病。 为了解决户口,他找到了师父马季。 此时,马季已经是中央广播说唱团团长了,说明了自己的处境,马季说了一句:“到我这儿来吧!户口托人尽最…

户口问题依旧是他的心头病。

冯巩徒弟爆料冯巩(冯巩2023年北京卫视春晚小品)

为了解决户口,他找到了师父马季。

此时,马季已经是中央广播说唱团团长了,说明了自己的处境,马季说了一句:“到我这儿来吧!户口托人尽最解决!”

在关键时刻有贵人相助的冯巩,进入了“中央广播说唱团”,那里可是培养了几代相声艺术大师!

侯宝林、郭启德、马季、李文华、唐杰忠、姜昆…

冯巩心想:我一定不辜负马季老师的提挽,把工作干得好上加好!多次参加央视的“心连心”演出活动。

1986年,冯巩的机会来了

这年,第四届春晚的总导演黄一鹤给冯巩发出了邀请,让他表演相声,但“剧本”得自己写。

就有了春晚相声《虎年说虎》。

表演热情奔放,欢快流畅,语言清晰、歌声甜美“包袱”软丢硬甩结合,代表了青年人的特点,给人以蓬勃向上的感染。

自此,开启了他连登春晚的传奇,同时也开启了他的表演天赋,参演了一些影视作品。

那时,他与搭档刘伟红了。

尤其是刘伟。

走红之后,开始随团赴香港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日本等地演出,赚到了外汇。

于是,他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——出国。

刘伟准备出国期间,冯巩因拍摄《那五》认识了相声演员牛群。

两人想法非常相似,甚至是一拍即合。

当时,两人都有搭档。再加上行规(相声演员一旦成为搭档,一般是不轻易更换的。除非非常不合适)

商量来商量去,冯巩和牛群最终还是决定,组成一对相声搭档。

此做法,受到了老前辈的指责。

事实证明,两人的选择是对的,1988年,刘伟出国;转年,冯巩与牛群以新组合第一次登上春晚

表演相声《生日祝辞》。

自此,冯巩和牛群开始了十年的固定搭配,并肩连登十年春晚,还完成专业进修(1998年9月至2001年1月华中师范大学文艺学专业)。

他俩在春晚的舞台上,表演了《点子公司》(由冯小刚参与创作)、《最差先生》、《坐享其成》、《瞧这俩爹》等脍炙人口的相声段子。

年年获得大奖。

那时,两人的关系好的就像“夫妻”,如果谁单独出现,准保会有人问:“你的搭档呢?”

2000年,在两人事业巅峰时期,牛群却突然走了。

去了安徽蒙城县,当副县长。

冯巩握住了牛群的手

“牛哥,你去吧。请你记住,无论你在哪里,无论我们今后是否还合作,我们都是好朋友,好兄弟。遇到困难时,别忘了告诉老弟一声。”

牛群走后,冯巩的搭档开始不固定。

与郭冬临合作了《旧曲新唱》、相声剧《得寸进尺》、《台上台下》;周涛合作相声剧《马路情歌》、周涛、朱军、刘金山表演相声剧《让一让,生活真美好》…

这期间,他走上领导岗位,成为广播艺术团副团长、艺术总监;(2001年7月至2003年11月)

当了副县长的牛群却没冯巩这样顺利。

起初,利用自己的名气,引来几亿投资,修桥铺路,筹集善款翻盖校舍、收购矿泉水厂,让孩子喝上干净水…

好事做了一堆。

但却遭受了非议。

…”

一下,善款没了。

自己也遭受了不明之冤。

图:牛群冯巩:18年沧桑 真情到永远

那时,牛群是挂职,没有工资,只有出版社发的1000元工资,妻子刘肃儿每月工资只有700多元…

生活已经够紧巴了,还要被冤枉。

牛群一下就瘫了,整日将自己关在屋子里,一瓶接一瓶地喝白酒,边喝边哭,边哭边喝、嗓子哑了、精神没了…

图:牛群冯巩:18年沧桑 真情到永远

冯巩知道后,就带着自己的工资去看望“老哥哥”。

把钱放在角落,大声地对牛群说:“牛哥,你千万不能这样,我和大家都相信你。不行就回来吧,咱们再一起说相声。”

图:牛群冯巩:18年沧桑 真情到永远

2004年底,安徽省、亳州市及蒙城县组成了联合调查组,对牛群进行了调查审计。调查结果是,牛群是清白的。

不久,牛群任期已满。

冯巩不甘心,但《为你喝彩》仍然没有通过终审。

后来,他与朱军合作了相声剧《笑谈人生》。

于是,有关冯巩甩了牛群的报道满天飞…

牛群澄清。

“这些报道都是不实的。我和冯巩没有合作,不是因为我们两人的问题,而是作品问题。希望不要冤枉冯巩。”

他们相约:2006年春晚再合作。

2006年春晚,冯巩和朱军、牛莉合作小品《跟着媳妇当保姆》、牛群参加的小品《打工幼儿园

颁奖晚会结束后,冯巩和牛群找了个地方,一醉方休…

之后,两人没了后来…

如果说,冯巩够哥们义气,那您一定是不了解冯巩了;当年,贾玲在北京没钱租房时,冯巩就说:“来家里吧,管吃管住…”

冯巩带着她出去跑演出。

一年就把“十年的房租挣出来了”,还让她登上了春晚,成为女“谐星”,并奠定了贾玲“票房黑马”的地位。

冯巩把自己经营得很精彩,并把徒弟们也教导得很优秀。他的徒弟。

从没有一个是靠“绯闻”走红的。

2018年,是冯巩连登春晚的第33个年头

此时的他,两鬓斑白,但神采奕奕,在笑料中抖知识,在包袱中讲故事,在故事中揭生活的点点滴滴。

而他在岗位上严格要求自己,给后人留下了口碑与赞誉。

如果说:赵本山的小品是笑料不断,冯巩的相声、小品则是“体味百态人生,感悟人间滋味,酸甜苦辣、悲欢离合…”

今年的春晚,相信大家在“爆竹声声”中,看到了面屏幕的“尴尬”,没有笑料、没有包袱,没有高朋满座的现场气氛。

台上台下,全是演员…

如果“走心”也就算了,不走心,不走情,走了一次过场,尬了一次观众的期待。

赵本山曾说过:“365天都在教育中走过,就这一晚上还教育有用吗?快乐就是主题…”

显然,现在没了快乐。

多了铜臭。

前些日子,演员李嘉明称“电视内容需充值的太多”,引来一波讨论,没想到在某些台春晚的节目中也出现了这一状况。

“不充值看不了…”

老人走,新人进,这是自然规律,但,“欢乐”的初衷却没了,怀念“那些春晚的钉子户们,回来吧,观众需要你们”。

我是文刀万!

本文参照。

1.冯巩:命运跟着祖国变

2.冯巩,为“民国代总统”冯国璋曾祖父饱尝的艰辛

3.《牛群冯巩: 18年沧桑真情到永远》

以及文章中的插图均为参考文献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星集号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jgzm.com/22901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