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资讯

关怀备至是谁的特殊料理

本次为大家带来的是原神中坎蒂丝的特殊料理配方介绍,坎蒂丝的特殊料理是关怀备至,这是一道两星料理,食用后可恢复&#199…

本次为大家带来的是原神中坎蒂丝的特殊料理配方介绍,坎蒂丝的特殊料理是关怀备至,这是一道两星料理,食用后可恢复一定血量,下面附上关怀备至的制作配方。

关怀备至是谁的特殊料理

原神坎蒂丝特殊料理配方

坎蒂丝的特殊料理是关怀备至,来自阿如拌饭,使用坎蒂丝制作阿如拌饭即可获得,食用后能够恢复80点体力。

配方:稻米*3+面粉*2+秃秃豆*2+番茄*2

效果:恢复80点体力。

描述:坎蒂丝的特色料理。在端上来之前先已闻到扑鼻的香气,看来坎蒂丝在守护方面也颇有心得…只是这分量比寻常的阿如拌饭还要来得更多一些,该、该如何才能将这一份全部吃完呢?

朱启钤(1872~1964),字桂辛,晚年号蠖公,人们称他桂老。祖籍贵州开州(今开阳),1872年生于河南信阳,1964年2月26日卒于北京,享年92岁,几乎长达一个世纪。

周恩来总理与朱启钤先生交流

先父朱启钤,晚清时曾任京师外城巡警厅厅丞、京师大学堂译学馆监督、津浦铁路局北段督办。

解放前夕,先父寓居上海。当时章士钊先生也住在上海,先父和章士钊先生交往甚笃。1949年国共和谈期间,章士钊先生曾经两次到过北平。第一次是以上海一个民间代表团成员的身份到平,住在六国饭店。在他离沪前,先父曾托他带一封信给我们在平的家属。我的前室徐恭如到六国饭店去回拜了他,并请他带一封家信给住在上海的先父。和谈破裂后,章留在北平,就住在东四八条我家住宅的后院。

章士钊先生第二次来北平参加国共和谈时,周总理曾授意请章士钊先生写信给先父,劝说他留在大陆,不要去香港、台湾。章两次写好信后,交由金山同志派人设法送往上海。据先父说,只收到一封。据金山同志说,第一封信因为送信人中途牺牲,未能递到。

上海解放后,周总理即派章文晋同志(先父的外孙)到上海将先父接到北京,同行的有我的侄子朱文楷。此后先父即定居在东四八条住宅中,一直到1964年去世。

他是中兴轮船公司的董事长,经与公司的常务董事张叔诚、黎绍基、周叔廉、唐伯文等人共同努力,决定把已经跑到香港的十几条轮船召回大陆支援国内海运。由于有几条轮船已被台湾当局扣留,结果除“中兴号”7000吨客轮仍留香港暂营客运外,只召回了九条货轮。

这批文物中,《吴国公(即朱元璋)墨勒》、《张三丰画像》、明太祖御帕及纪恩册、《平番得胜图》等均极为珍贵。其中仅《张三丰画像》一件,解放前美国人福开森即准备出3万美元购买,但先父出于爱国心,并未卖给他。

周总理对先父关怀备至,先父来北京后,就被安置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;因先父对古建筑研究有素,又让他兼任古代文物修整所的顾问;并先后安排他为市政协委员和全国政协委员。

周总理指示有关部门征求先父的意见。记得在座的还有雕塑家刘开渠等人。会上,先父发表了以下几点意见。

天安门广场的周围,不要修建高于天安门城楼的建筑。

扩建广场,移动华表时,要注意保护。特别是西边的那座华表,庚子时被打坏过,底座有钢箍,移动时要注意。

广场上东西两面的“三座门”,尽量不拆。

东西“三座门”之间南面的花墙是当初(约民国二年)为了与东交民巷外国的练兵场隔绝,经我(即先父)手,在改建新华门的同时修建的,并非古迹,可以拆除。

东西“三座门”开始并没有拆除,后来因为有碍交通,才不得不把它拆掉。

1957年深秋的一个傍晚,周总理来到东四八条章士钊先生住处访问,向章老了解香港的一些情况(章老在香港有一位夫人,他每年去港看望一次,当时正从香港回北京不久),这次,总理顺便到前院看望了先父(章老当时住在我家后院)。

寒暄了一阵以后,总理说他在北戴河看到一座碑,上面有他叔父周嘉琛的名字,问先父知不知道?先父说:“民国二年,我任内务部总长,举办县知事训练班时,他是我的门生,当时他正在临榆县知事任内(北戴河属于临榆县治)。”总理打趣地说:“那你比我大两辈,我和章文晋同辈了。”

这样把话题扯开以后,总理详细地询问了先父的起居,并问生活上有什么困难。又问:“送给你的《参考消息》,收到了没有?”先父说:“他们每天都拿给我看,字太小,没法看清楚。”总理说:“这是专治我们老年人的,叫我们看不见。”他当时即指示秘书,以后给老人的文件一定要用大号字印刷。

总理的记忆力好得惊人。我大哥朱泽农在和总理握手时说:“我也是南开的学生。”总理问他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他说:“朱沛(他谱名朱沛,字泽农)。”总理马上说:“五班的。”当听说我们兄弟子侄等多就读于南开中学时,总理便同我们谈起了南开时代的一些往事。在谈话中,他甚至连当年南开宿舍的式样,某些教职员的外号都记得清清楚楚。总理的记忆力真叫人佩服。

章以吴也是总理南开时代的同班同学,总理称他“以吴兄”。并说:“我记得,你比我大一岁。”章以吴依照念书时的习惯,称总理为“老学长”。罗婉容原先是护士,1950年曾随同上海口腔专家韩文信大夫到北京护理过总理,所以总理也认识她。当总理听说章以吴和她已经结婚时,就问:“你们结婚为什么不请我喝喜酒?”并开玩笑说:“一个姓章,一个姓罗,你们是‘章罗联盟’啊!”说罢,笑了起来。又说:“好,你们不请我,我请你们。”后来总理和邓大姐真的请章以吴夫妇全家吃了一顿便饭。

章以吴当时正由平凉人民银行退职回北京,生活不富裕。总理问他:“你有什么困难?”章不肯说,总理说:“不要客气嘛!”章始说了实际情况。后来,根据章在解放前的资历,中央统战部把他安置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。

总理和大家在一起,谈笑风生,平易近人,一点没有架子.先父让总理烟时,他说,他不吸烟,只是在同马歇尔谈判时吸过一个时期,因为太费脑筋;后来就戒掉了。他又说,他爱喝酒,茅台酒能喝一瓶。正闲谈间我的儿媳徐绪玲下班回来,在和总理握手时,我介绍说:“她是徐世昌的侄女。”总理说:“徐世昌,字写得好。中南海有许多他写的屏风,有空你(指徐绪玲)可以去看看。”

先父出于待客的礼节和对总理这样一位贵客的敬意,执意要家人上茶。总理随行的保卫人员为了对总理的安全负责,便向我们家里人摆手,示意不要送茶。最后,出于对总理的一片敬意,只得将茶杯和糖果被到了中间的桌子上。先父眼花耳聋,没有看清以上的情形,仍在不断催促我们“上茶”“上茶”。没想到这时总理亲自走过去,坦然自若地端起茶杯,呷了一口,然后将茶杯放到了自己身旁的茶几上,并且还吃了送上来的糖果。总理的这一举动解除了我们尴尬的处境,使我们十分感动。那天总理乍来时,我们全家人的心情是既喜悦,又有一些“诚惶诚恐”,总好象在总理和我们之间有一种无形的距离。但当总理喝了茶、吃了糖以后,那种拘谨的气氛就一下子消失了。总理的坦率、平易、诚恳、亲切和对人的信任,象一股热流温暖着我们的心。

先父耳聋,在和总理谈话时,经常打断总理的话,总理总是耐心地对他反复加以解释。当总理谈到黎元洪时,先父听不清,几次问总理,总理耐心地一次比一次提高声音回答,还笑着解释说:“大总统嘛!”每当先父打断总理的讲话时,我们就向他摆手,示意不要打断总理的话,总理看到后说:“不要阻止他,让老先生说么!”总理这种平易近人的作风,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

先父当时对文字改革有些不理解,在谈话中说:“是不是改革以后,我们这些老头子都成了文盲啦?”总理听罢大笑,指着在座的章士钊先生说:“他参加了会嘛!情况他都了解,以后请他给详细介绍介绍。我怕将来办不到,所以才和你说,你帮我办吧!”我们没想到先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,忙去阻拦,但是总理却又一次制止了我们。等先父说完后,总理对着他带的助听器话筒说:“我一定帮你办到,你相信我,放心吧!”先父听到总理的回答,连连点头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神色。

总理告别离去时,我们全家送到门口。临走时,他和我们一家人及工友等一一握了手,并幽默地说:“你们朱家可以组成一个仪仗队了。”

可惜我生不逢时,早生了30年,如果那时遇到这样的好领导,我从前想做而做不到的事一定能办到。”

1961年先父90岁生日时,周总理曾送来了一个大花篮祝贺。几天以后又在全国政协二楼小礼堂为先父举行一次小型祝寿宴会。除我们家的家属外,章士钊先生和我的六妹夫张学铭也参加了这次宴会。其他应邀作陪的都是70岁以上的在京的全国政协委员。在祝酒时,周总理说:“今天在座的都是70岁以上的老人,我是个小弟弟。我们今天不只是给朱桂老祝寿(先父号桂辛),而且也是给在座的各位老人祝寿。”在席间,我的继母许曼颐问邵力子先生:“邵老,傅先生怎么没有来(指邵老的夫人傅学文)?”总理听到以后,说:“这是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,以后要请夫人们都来参加。朱夫人提得很正确。”在我们家属集体向总理敬酒时,总理半开玩笑地说:“你们什么时候请我吃饭?听说你们朱家的菜很好吃。”我爱人周季藏听了总理的话就给先父写了一张便条(因先父耳聋,有时用写便条的方法“谈话”),说明总理的意思。先父看了以后说:“好呀!那就请总理订个日子吧!”这样,我们再一次有机会请总理来家里作客。

经过和有关部门的联系,总理约定12月7日中午来我家里吃饭。这当然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。我们作了一些准备,从北京饭店订了两桌菜,自己家里又做了几样有贵州风味的家乡菜(我家祖籍贵州),另外还做了总理喜欢吃的“狮子头”(丸子)。

1961年12月7日中午将近12点,总理办公室打来电话说,总理正在大会上作报告,可能要晚到一会儿,并且说邓大姐先来。过了一会儿,邓大姐和章文晋、张颖夫妇就到了,邓大姐又向我们说了总理晚到一会儿的原因。12点半过后,总理和孔原、童小鹏等人来到我家。因为总理下午3点钟还要参加一个会议,所以来了以后,没有多谈,就入座吃饭。席间,总理看见我走路时总是斜着肩膀,就问我是为什么?我说,我患类风湿性关节炎。总理说:“老二,你怎么不治一治?”总理叫我“老二”,我感到很亲切。从这些小事中,也可以看到总理多么体贴人。

1961年12月7日周恩来总理到朱启钤先生家里作客时,和朱启钤先生在一起。

吃完饭后,本想请总理休息一会,总理说:“不休息了,坐坐就行了。”总理作了一上午报告,嗓音有点发哑,但是他仍然陪先父和章士钊老先生谈了一会儿话。先父虽祖籍贵州,但平生却没有到过老家,他一直希望在去贵州的铁路修通后,回家乡看一看。他同总理说了这件事。总理鼓励他好好保重身体,还说通往贵州的铁路很快就要建成了,将来会有机会回家乡看看的。

饭后,总理、邓大姐还同我们全家合影留念。

总理这次来我家吃饭,使先父十分高兴。他将手书的“松寿”缂丝小条幅,亲手装裱,通过中央统战部送给周总理,作为纪念。

先父于1964年初即患感冒,继则并发肺炎,住入北京医院。当时正值周总理出访亚非各国,中央统战部将先父病情向远在国外的总理作了汇报。总理打来电报,请北京医院的医务人员尽力医治。尽管北京医院的医护人员竭尽全力地救护医治,但先父终因年老体衰,于1964年2月26日逝世。临终前,犹时时以总理远行国外为念。

他去世后,全国政协征求我们的意见,是否仍照先父遗愿葬在北戴河茔地。我们经过考虑,说“老人生前已另有准备”,没有坚持葬北戴河。在嘉兴寺开追悼会时,总理送了一个鲜茉莉花做成的花圈,并由当时的中央统战部部长李维汉同志代表总理主持了追悼会。李部长在同我的继母许曼颐谈话时,一再表示了总理对先父丧葬事宜的关怀。

十年动乱中,我家遭到冲击,周总理知道后,指示中央统战部很快地给我们落实了政策。

拨亮一盏灯,照亮的却是一大片,看起来统战工作是“统”在先父一个人的身上,可影响所及却是一家人乃至我们周围的亲戚,包括我远在海外的亲属姊妹。

“精诚所至,金石为开”。中美建交后,尤其是粉碎“四人帮”以来,我家在海外的亲属纷纷回国探亲。他们每到北京必然要去八宝山公墓凭吊重新修复的先父的墓地(“文革”中墓碑曾被造反派砸碎),有的还在墓地拍照留影。海外亲属闻讯后都极为兴奋,来信表示愿意协力支持,欣慰“落叶终有“归根”之地。这些,都是周总理生前亲自领导的统战工作结出的丰硕果实。

欢迎关注官微:beijingmaibo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星集号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xjgzm.com/22846.html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返回顶部